懒秋!您想要的好句子、好段子都可以在这里找到!

网站地图

懒秋句子网

您现在的位置:懒秋句子网 > 故事 > 战争故事 > 瓦特·泰勒起义正文

瓦特·泰勒起义

作者:佚名 日期:2018-08-28 热度:198°

瓦特·泰勒和他的穷苦乡邻们用辛勤的汗水在英格兰肯特郡的荒原上开垦出一片土地后,凶恶的封建主就随即把土地夺去。他们被迫驱赶着赖以为生的牛羊,到公共收场去放牧,封建主又把公共牧场占为已有,赶得他们无处安身了。瓦特·泰勒没有办法,便领着一帮年轻人去当泥瓦工。

那几年,鼠疫在英国各地蔓延,他的伙伴们有的死去,有的病得爬不起来,奄奄待毙,只有瓦特·泰勒身一体结实,没有被病魔扳倒。但他一个人在外面也混不下去了,只好独自背着工具返回故乡,寻找自己的家人。

到家一看,只见用树枝和草叶盖成的房子的顶上漏着大洞,父亲和母亲都死于鼠疫了,只有孱弱的妻子带着生病的儿子,相依为命,苟延残喘。他妻子见他回来,便扑在他怀中,哭得像个泪人,哽咽着说:“瓦特·泰勒,你看这个家还算个家吗?吃的没有吃的,住的不像住的,还活得下去吗?”

瓦特·泰勒抚一着骨瘦如柴的妻,望着昏迷的儿,眼中金花乱蹦,两串泪珠不由得扑籁籁地滚下来。他把妻子扶坐在土台上,又去弯腰抚一摸病儿的脑门,而后安慰妻子说:“我知道你们在家吃苦,我这段时间在外面总算挣到了几个钱,还买了一点药回来,唉,现在父母已经去世,已设法挽救了,我们可是还要熬下去呀..”

此时,忽听得门外一阵狗叫,妻子惊恐地对瓦特·泰勒说:“他们又来了!”

“他们是谁?”

“还不是收人头税的!”

“人头税?”瓦特·奉勒眨眨眼睛说:“不是交过了吗?”

“你不知道,又增加了。”妻说。

瓦特·泰勒左手一操一起泥瓦刀,一步跨出门外,只见一个地方小辟牵着一条大花狗并领着两个差人站在门前。瓦特·泰勒问:“你们要干什么?”

“干什么?”那小辟一龇牙,说:“哈哈,听说你小子在外面发了财了,回来了,人头税总该交吧?你家五口人,虽然死了两个,可也是才死不久,人头税是要交上的。”

“我们不是交过了吗?”瓦特·泰勒说。

“瓦特·泰勒,”地方小辟把头一侧,说,“也不怪你,你在外边大约不知道,现在,国王理查二世陛下,宣布把人头税增加三倍,就是每人要交三枚银币。你怎么能不补交?这是国王的旨意..”

“什么国王旨意,还不是你们作怪!三枚银币相当于一个雇工三年的收入呢!”

地方小辟满脸通红,把手里的绳索一抖,那大花狗就向瓦特·泰勒扑去,泰勒手起一刀,就把那狗的脑袋削去一半,那狗嗥叫了一声倒于地下。地方小辟急了,喝道:“把他拿过来!”两个公人就要上来揪人,瓦特·泰勒说:

“不要忙,兄弟!你们两个不是我的对手,我们商量一下,怎么样?”小辟知道瓦特·泰勒和他手下的公役有些交情,也只好压住怒气,说:“第一,赔我的狗,十英磅。第二,人头税照补,你父母亲嘛,人已去世,各减半补交。”

瓦特·泰勒盯了小辟一眼,说:“好说,我后天交到你那里去。今天不行,我妻子、儿子病着,先要带去瞧病,顺带到几个朋友那里把被他们借去的工钱取回来,才能把税款凑足。”

地方官无奈,只好带着差人,拖着死狗离去了。

瓦特·泰勒在门外和地方官争执的时候,他妻子在室内急得什么似的,后来听到争执停下来,才放了心,但听到瓦特·泰勒答应赔狗并补交人头税,又着急起来。

瓦特·泰勒一跨进门,妻子便说:“哪有钱赔狗、交税呀?”

“哎,先把他们哄跑再说。”

“那么,他们明天还要来呀!”妻说。

“我们今天夜里就逃走。”瓦特·泰勒说。

瓦特·泰勒家真是一贫如洗,找不出几件可带走的东西,只有几件破衣烂衫,舍不得丢弃。瓦特·泰勒拴束好衣物和泥瓦匠工具,在漆黑的深夜,让妻子和儿子骑在一匹瘦马上,包裹自己背着,手持一根结实的木棍,悄悄离开住了约两年的家。

一一夜紧赶慢赶,天亮时到了一个小镇,小镇一片凋敝,到处是乞丐,瓦特·泰勒看了直揪心。刚要走时,碰到了他们正要去投奔的老熟人约翰·保尔。瓦特·泰勒连忙喊了一声,约翰·保尔见是他们,便说:“你们怎么还在这里跑?这里更没有生路呀!”两人还没说到几句话,只见一队官兵冲来,两人连忙退到路边。只听那长官说:“嗬,原来这穷光蛋还有马!”那长官把嘴一..,手下的几个兵卒便去牵住瓦特·泰勒妻儿骑的马,并将她妻儿一逼一下马来。瓦特·泰勒正想一操一起木棍去打,约翰·保尔忙拉住他,小声制止说:

“别莽撞。这马给他算了。这里现在不准私人骑马了。”官兵抢去马,扬长而去了。

约翰·保尔说:“瓦特·泰勒,看来得先给你妻子和儿子找个地方去看病,我认得一位医生,..唉,不过恐怕他也治不好这种病,他自己的孩子就死于鼠疫呀..”

两人一路说着话,早已来到医生乔洽·吉姆家。乔治·吉姆一见是约翰·保尔领来的朋友的妻儿,自然分外一精一心治疗,但过了一天,瓦特·泰勒的儿子就去世了,又过了几天,妻子也亡故了。瓦特·奉勒很是悲伤。但他是一个一性一格坚强的人,他终于决定不再这样苦熬挣扎下去,而要发动人民起义。

英伦三岛笼罩在青黑色的夜气中,一钩残月冷冷地浮在天边乌沉沉的树丛之上,只有教堂顶端的十字架戳向天宇。尘世间的一切,仿佛都已进入梦乡,然而在偏僻的山脚下的一间矮屋中,在昏黄的灯光中,泥瓦匠瓦特·泰勒与民间传教士约翰·保尔正在密谋发动大起义,此时是公元1381 年5 月。

瓦特·泰勒说:“我们英国和法国已打了四十多年仗,老百姓吃尽了苦头,无非是为了贵族们去送死。我看,我们英国就像一间破屋子,修修补补是不行的了,只有把它拆掉重建。”

约翰·保尔点点头,说:“天下最坏的就是贵族和天主教会,老百姓恨之人骨。我在传教时,常常向人们说,那些我们称之为‘领主’的人,凭什么奴役我们?如果说他们与我们都是来自同一的父母——亚当和夏娃,他们怎么能说、怎么能证明比我们身份高贵?在亚当耕地、夏娃织布的时代,有谁是‘贵族’吗?”约翰·保尔眼中闪着哲人特有的光辉,他微微一笑,又说,“就因为我宣传了这些天经地义的道理,坎特伯雷大主教居然把我监禁起来过。但是,我的信徒已经遍布肯特郡与埃塞克斯郡了,只要我们去点燃起义之火,它便会熊熊燃起来的。”

瓦特·泰勒说:“增收人头税,可以作为引发起义的导火线。现在各地对此怨声载道,都称它是‘割头税’。”

约翰·保尔一边点点头,一边“嗯”了一声。

桌上的蜡烛被从门缝中窜进来的凤吹得稍稍一晃,两人投在墙壁上的身影也晃动起来,仿佛跃动的奔马。瓦特·泰勒用左手捂了一下飘动的火焰,并拿出一份草图来,指点着对约翰·保尔说:“我有十几个密友,他们又各有自己的密友,我们已暗中联络了几百人,都在这一带。”瓦特·泰勒指着草图上的英格兰岛东南部,约翰·保尔注意看着,点点头。

约翰·保尔说:“几百人是少了一些,不过也没有关系,我把各地信徒中的虔诚而骁勇的人组织起来,大约不下千人。一旦起义,我们必须迅速扩大队伍,而后直捣伦敦。起义时间就定于本月底如何?”瓦特·泰勒说:“好,5 月底起义。”

两人商量已定,便连夜出动,去组织队伍。

1381 年5 月底的一天深夜,星月交辉,瓦特·泰勒带领几百人,各拿砍一刀、木棍、长矛,悄悄进入肯特郡长官的官邸,把几个守卫兵卒杀掉,一直来到长官的居室外。室内尚有灯光,瓦特·泰勒从窗隙中往里一看,只见那长官披着睡衣,在与他夫人说话。瓦特·泰勒一脚踢开窗户,手待明晃晃的长刀跃入室内,随后又跃入数人。那长官夫人早已吓得瘫在一床一边,而吓得脸色发青的长官却故作镇定:他说:“什么人?要干什么?”

瓦特·奉勒说:“我们是亚当、夏娃的子孙。现在要向你讨还人头税!”

那长官勉强一笑说:“人头税已上交国王了,你们到国王那里去讨吧。”

他一面说,一面就去摸墙上的长剑,此时,只听“嚓”地一声,瓦特·泰勒旁边一个壮士已把长官的脑袋砍掉在地板上,另一个壮士也一刀结果了长官夫人。起义者搜出许多金银币与几大叠文书,而后,放起一把火,把肯特郡长官的官邸岸之一炬,把文书也投入烈焰中去。

瓦特·泰勒起义军焚毁肯特郡长官官邸的消息迅速传开,此时,已经起义的埃塞克斯郡的农民,也到处袭击庄园和修道院。各地方政一府的武装,在农民军打击下一触即溃。

到6 月旬,约翰·保尔领导的起义军与瓦特·泰勒领导的起义军均已发展成浩洁荡荡的大军,英国大部分地区都飘扬着农民起义的战旗。

瓦特·泰勒骑一匹棕色战马,约翰·保尔骑一匹青色战马,各领着自己的骑兵、步兵向伦敦进发。

英国国王理查二世十分慌张,忙把伦敦市长召来商量对策。这伦敦市长是一个身材雄壮、膂力过人而又诡计多端的家伙,此时他对国王说:“陛下放心,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过是些乌合之众,我这伦敦城防军有一万多人。

陛下看我打他个有来无回。”

理查二世说:“那么,你快想办法把他们打退,我会重用提拔你的。”

伦敦市长把六千多名军队安排在城外交通要道上,四千多军队安排在城内,各备硬弓、长矛。

瓦特·泰勒与约翰·保尔两支大军在猎猎的战旗引导下,直扑伦敦近郊。

忽然,哨马来报告说城外有敌兵驻防。瓦特·泰勒与约翰·保尔让起义军在离城十五公里处驻扎下来,两人商量如何攻城。约翰·保尔说:“这伦敦的守备不比其他小城邑,不是轻易能攻破的。我想,你在城外围攻敌军,我趁夜爬进城去,那里有我的忠实信徙,我们便从城内杀起来,来一个里应外合。”

瓦特·泰勒说:“这样好。不过你进去要千万小心,要不要派几个人随行?”约翰·保尔摇了摇头,说:“我一个人就可以了。”

约翰·保尔化装成难民,戴一顶一破帽,赤着脚,掮一个破包袱卷,在伦敦城外边走边看,终于找到一处偏僻的、没有士兵守卫的地方,便倒在那里的草丛中唾下,等待天黑。四野变得伸手不见五指的时候,他便拿出长绳,栓在城外一株高树上,拽着绳端只那么一悠,就登上了城头,从城头纵身而下。再去找到自己的信徒,吩咐他们如此如此,而后又趁夜色迅速回到自己的起义军中。

第二天,瓦特·泰勒的人马在左,约翰·保尔的人马在右,一齐围歼驻在城外的敌军。

伦敦城防军列成阵势,用硬弓向起义军乱射,起义军也用硬弓回财,射一了一阵,瓦特·泰勒忽然扬起长刀,大喊一声“冲啊”,他的骑兵便潮涌而上,城防军也用骑兵来迎战。此时,约翰·保尔也率领自己的骑兵从另一个方向冲上来。两军夹击,伦敦城防军支持不住,沿泰晤士河逃跑,又被起义军的步兵围住,大杀一阵。

此时,伦敦市长在城头上见自己的军队战败,急得直一搓一手。正无可奈何之际,忽然城内几处起火,喊声动地,一支贫民军队向城楼冲来,伦敦市长忙令放箭,谁知埋伏一在城门附近的几十个化装成乞丐的贫民,早已打开城门,并杀上城头来,伦敦市长仓惶下城骑马逃窜。

农民起义军呐喊着,一拥冲进伦敦。

农民起义军攻入伦敦后,立即处决了几个人民痛恨的大臣,销毁了法院的档案,把监狱的犯人释放出来。

农民军包围了国王理查二世的城堡,理查二世在城堡中急得一团一团一转。只好派人去与起义军商量,起义军要求会见国王。国王无奈,被迫答应会见。

这一天,在伦敦近郊迈尔恩德村口的场地上,农民起义军领袖瓦特·泰勒和约翰·保尔骑马并立,身后是六百余名壮士。场地四周,是队列整齐的起义军人马,战旗飘卷,刀槍映日,黑压压排一出去几公里。国王理查二世在伦敦市长与十几各大臣的簇拥下,骑马来到村口。双方在一条长长的桌边坐下,国王说:“各位头领到此,有失迎候。那么,你们还有些什么要求,只管提出来,朕是会采纳的。”

瓦特·泰勒向约翰·保尔看了一眼,保尔点了点头,便说:“国王陛下,既然我们也与你一样,是亚当、夏娃的后裔,那么,就应当没有贵贱之分。”

国王点点头,瞪着眼睛的伦敦市长也随之把头一点。

约翰·保尔又说:“农奴制度与劳役剥削必须废除,应以低额货币地祖代替对农民的各种剥削。要在全国实行自一由贸易,要大赦起义人民。”

伦敦市长微微一笑,立即又敛起笑容。

国王说:“这几条我都答应。还有什么没有?”

瓦特·泰勒说:“不知国王讲话算数不算数,能不能把你的一位大臣,譬如说伦敦市长,留下来做人质?”

国王一笑,说:“我为什么要说话不算数?我可以向上帝起誓,如果不算数我就堕入地狱。”

瓦特·泰勒用手指在桌上叩了几下,说:“既然算数,我们也可以不要人质的。”

于是谈判结束,国王一行人回去了。不少起义农民知道了国王的许诺,信以为真,也纷纷分头返回农村。许多贫苦农民却因无家可归,仍随着起义军两位领一导一人留在伦敦。

在这期间,国王暗中派人到各地去调集人马,让各地秘密清查起义农民的姓名、住址。

过了不久,国王理查二世又被迫会见农民领袖,地点是伦敦城边的斯密斯菲尔德。这次会见前,伦敦市长作了周密布置,会见处附近布置了许多化装成贫民的骑士,会见处是一所有院墙围绕的大宅子。因为这次会见是由瓦待·泰勒提出的,约翰·保尔便只在外巡哨。

当瓦特·泰勒进入大宅时,国王及其臣僚们已先坐在大圆桌边,桌上摆着酒瓶、酒怀和几盘点心与水果。国王很客气地让瓦特·泰勒坐在与自己遥遥相对的另一端,说:“将军还有什么要求,只管提出来。”

瓦特·泰勒说:“国王陛下,你上次答应了我们的一些要求,但许多贫苦农民因为尚未得到实际好处,所以他们不肯这回家园。”

国王说:“好说。你就把他们的要求提出来吧。”

瓦特·泰勒说:“要求是:废除农奴制,取消领主一切特权,没收教会土地分给农民,收回领主霸占的农村公社土地归农民公有,废除强迫劳动法案。..”

国王插言说:“瓦特·奉勒,你的要求我都是要采纳的,请稍等一下,让人给记录下来。”国王向身后一回顾,只见走出两个人来,均似文士打扮。

瓦特·泰勒认出前面一个是伦敦市长,正要伸手去握市长的手时,蓦然间伦敦市长举手一刀扎进瓦特·泰勒右胁下,直透心脏。瓦特·泰勒大叫一声,一脚踢去,把伦敦市长踢倒在地,但自己却再也站不住脚,想抓酒瓶打国王,但手臂由抖一颤而麻木,终于倒在血泊中,他用微弱的声音喊道:“欺骗..”

此时瓦特·泰勒的几个被阻于会场之外的卫士,也早被杀死。

伦敦市长一面派人护卫国王进入城堡,一面调拨勤王军猛攻失去首领的瓦特·泰勒农民军,瓦特·泰勒的人马迅速被击溃。

再说约翰·保尔还带着百把人在巡哨,忽见一队骑兵向自己冲来,挥刀就砍。约翰·保尔还没来得及问是怎么回事,已有一把寒光闪闪的长刀向自己砍来。约翰·保尔闪过,拔刀迎去。但由于事起仓猝,他手下的人已被砍死砍伤大半,而敌方骑兵却接连冲上来三四批。约翰·保尔见抵敌不住,便拔马逃跑,一面大呼:“起义军出城!”前面又有一队敌军拦路,他只得折入小巷。

农民起义军的兵士们在城内乱成一一团一,纷纷向城外涌,自相践踏,死伤无数。后来,城关闭了,国王令守卫城堡的骑士开拔一出来,见农民起义军模样的便杀,一时伦敦城内一尸一体纵横。血流满街。

国王下令清查伦敦居民,结果,约翰·保尔也被杀死。

国王派骑士去追击残余的起义军,而且下令各地屠一杀参加过起义的农民。各地的地方官、教会、领主都像豺狼一样对农民进行疯狂报复。在英格兰的原野上,到处树起血腥的绞刑架,被绞死的农民无可计数。

(陈壁)

标签:
喜欢
(0)
0.00%
不喜欢
(0)
0.00%
上一篇:没有上一篇了
你可能喜欢的......